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义乌网>义乌新闻>媒体看义乌>2020年>最新报道 正文

【钱江晚报】探访义乌高校“网红班”:别人晚自习看书,她们直播2小时

发布时间: 2020-06-29 11:15:30 来源: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 作者: 陈曦
扫一扫加中国义乌网为好友

  老师布置了一道作业——上直播。

  6月22日晚上8点半,大一女生张可盈匆匆赶回寝室,换上一套粉白相间的日系制服,坐到书桌前,架起手机,开始“写作业”。

  “各位进来的宝宝,点点关注,今天我要给大家介绍一款扇子……”对着镜头,她熟练地介绍商品,自然地与网友互动。

  今年5月,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成立“网红主播班”,通过双向选择,25名各专业的学生,成为第一届,原先就读模特礼仪专业的张可盈就是其中之一。

  正在风口的直播经济,催生了一批新职业、新岗位。不久前,人社部发布10个新增职业,互联网营销师等新岗位上榜,但还设有“直播销售员”的工种。

  而在直播电商领域创业或就业,已经成了不少年轻人的热门选择,这也催化了部分高校的相关人才培养。高校开设直播专业引起了广泛讨论,“直播”课程如何走入大学课堂?学生在课堂上学习什么?“网红主播班”是什么性质?近日,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实地探访。

大一女生张可盈。

  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直播“人设”

  第二天上午,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直播教学室,张可盈在老师的指导下拍摄带货短视频。

  面对镜头,着浅色系绣花汉服,搭配古风发簪的张可盈,缓缓举起手中的中药香囊。

  “我今天的人设是古风汉服小姐姐。”张可盈的直播人设是双面的:一人分饰两姐妹,一面是穿汉服、安静温柔的姐姐,另一面是爱洛丽塔穿搭和日系制服、软萌可爱的妹妹。“根据产品的特点,我会在两个角色中转换,可能今天以姐姐形象直播,明天以妹妹的性格来播。”

张可盈变身“汉服小姐姐”人设。

  在直播班,每个学生都有属于自己的直播人设。

  “她的长相比较适合轻奢品,话很少都没关系。而且她做过手模,这是她的优势。”负责直播教学的傅老师,走到一位正在拍摄的短发女生旁,叮嘱道,“把手往前移一点,拿东西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让观众看到你的手。”

曾做过手模的女孩。

  丽水女孩陈雨馨,浓眉大眼、五官深邃,在老师的建议下,她的人设是“异域美女”;产品设计专业学生陶星妤,定位是“时尚美妆博主”;性格活泼的班长,则是“邻家小姐姐”……

直播中的陈雨馨。

  来自模特班的周宸,人设更加多样化。因为长相出众,能歌善舞,声线优势突出,她最初的目标,是打造成漂亮的配音小姐姐。

  让周宸没有想到的是,她随意在抖音发了一条自己减肥的短视频,收获了不少粉丝。“看到我从150斤减到94斤,留言都是‘好励志’、‘太厉害了’之类的。”在那之后,周宸多了一个标签,她会不时在直播间里,分享自己的减肥经历。

瘦身成功的周宸。

  “主播想要快速吸粉,人设标签很重要。”傅老师说,他们会根据学生的着装打扮、脾气性格、语言语调等,来为他们定位。

  直播并不只是讲讲话卖卖货

  进入“主播班”学习之后,陶星妤从对直播啥都不懂的“小白”,变成知道了基本玩法、“进入到门里边的人”。

  选品、服饰搭配、影视表演、即兴口语表达、直播话术、营销心理、直播脚本策划撰写等,都是直播专业的课程。

  “刚开始对直播的认识很简单,就是讲讲话卖卖货,但通过学习才发现,其实直播需要做很多准备工作:灯光道具试调,选品,熟悉产品的专业知识。”陶星妤瞄准的,是美妆行业,为此,她在手机上下载了一款化妆品分析APP,学习各项化妆品成分,“专业知识足够精通,才能让别人相信你。”

  曾试水过直播的周宸,觉得每次上播都有一种“毛躁”的感觉,上过课后反而“稳了下来”。“我话很多,经常会东扯西扯,不着边际。通过学习直播话术、脚本策划,可以让我进行有针对性地表达,对于直播的技巧也更熟悉了。”

直播课堂

  “我们不仅局限于教会学生如何介绍一款产品,如何化妆上镜,而是重点培养学生市场洞察能力、创意文案写作与营销策划能力、新媒体内容生产能力,以及全媒体营销能力等职业素养。”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意设计学院党委副书记张胜兵说,对于自然地面对镜头的适应能力、口语表达能力、临场应变能力,以及才艺能力等综合素养,也都安排在教学和训练范围内。

  在“主播班”表演老师侯肖楠看来,镜前表现力是直播的根基。“电商主播是具有表演性质的职业,受过表演训练的人,才能更加真实地把剧本中的人设表现出来。”2016年,侯肖楠进入学院任教,主要为电商模特班的学生教授形体课、表演课。今年“主播班”成立后,他开始研究电商直播,调整教学内容,从培养电商模特向培养网红主播转型。

  “直播兴起后,很多厂商逐渐将将广告投入,用于变现能力更强、更直接的直播上。人才培养方案,需要跟着时代变化。”侯肖楠说。

  每天的晚自习:至少直播2小时

  “别人的晚自习是在教室、图书馆看书,我们的晚自习是直播。”每天晚上,陈雨馨和陶星妤都会结伴前往学校的直播间,练习直播。

  相比于其他专业以理论学习为主,直播更注重实践环节。老师给她们提出建议:每天直播练习不低于2小时。

  张可盈选择在寝室的书桌前开直播。“有时候晚上8点半才下课,然后急急忙忙赶回宿舍开播,一直播到10点半熄灯。”直播几乎占据了张可盈所有课余时间。以前,下课后躺在床上刷漫画是她最享受的时刻,现在漫画时间被压缩为每天10分钟。

  虽然累,但张可盈清楚地看到了自己的进步。第一次面对镜头时,她紧张到结巴,看到直播间有人进来,明知道通用开场语言是“欢迎宝宝,点亮小心”,却怎么也开不了口。“现在好多了,都敢在直播间唱歌了。”

在寝室直播的张可盈。

  对于“宝宝”这个开场语,从生疏到顺畅的喊出,陈雨馨也练习了很久。“尽量让情绪饱满,不要显得尴尬。”她告诉自己,既然选择做直播,这种话就一定要讲出来。

  陈雨馨还记得,刚开始,直播间里只有零散几个人进来,而现在每场直播的观看人数达到了200人左右,最高峰时有300人。“目前,我们只是试播,没有商品链接,但是已经有网友在问了。”

  不过,对于成为职业主播,陈雨馨并没有报太大希望。当初她报名是为了“想先尝试一下,给自己的未来选择多一条路。”

陈雨馨的尝试,是想给自己的未来多一条路。

  陶星妤是班里少数确定,将来要走“网红主播”道路的人。

  高中时期,她就想成为一名美妆博主,但一直没有机会。在学院公布开办“主播班”的消息后,她立马报了名。

  一个月后,她为自己刚刚起步的“直播”生涯写好了剧本:“我想先从美妆入手——然后发展全品类——专业设计外包装,创立自己品牌——终极目标是成为第二个薇娅。”

  想出类拔萃就要下功夫,陶星妤除了每天直播,还会抽时间学习薇娅的直播方式。“虽然想要成为她那样很难,但万一幸运地成功呢,还是要抱有希望。”这位00后女孩坚信,直播行业有巨大发展潜力。

  网红直播”还不是一门学科或专业

  “学校会培养他们成为网红主播吗?”钱江晚报·小时记者问。

  “想把这批学生培养成网红不太可能,只有少数人有成为‘网红’或主播的潜力。我们设置电商直播专业方向,不是为了培养网红,我们希望通过学校的专业培养,为电商直播整个产业链培养人才。”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意设计学院党委书记宋兵说,有的学生觉得,自己长得漂亮,可以不劳而获,这样很容易误入歧途。一场成功的直播,要策划、美工、文案、产品运营等,全产业链人才团队的支撑。观众看到的可能仅仅是李佳琦,但实际上背后有一个强大的团队。

  在宋兵看来,“网红直播”并不是大学里的院系,更不是一门学科或者专业,“而是在网络直播产业发展迅猛的背景下,由学校和行业单位合作举办的培养班。”

  作为全球最大的小商品集散中心,义乌有20多万中小企业、200多万种小商品,2019年实现网络零售1584亿元。如此规模的市场,为“直播经济”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校企合作”也成为了最直接的出路。

  该校就业处、创业管理处处长何淑贞说,直播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技能岗位。学校和社会培训机构不同的地方,在于更注重学生发展的全面性和可持续性,不求技能迅速变现,而是让学生未来可以胜任更多种类的工作。

  目前,电商直播并不在教育部专业目录里,学校还正在积极申请中。“像社会培训机构也有为期半个月到数个月的速成班,有3至4门课程,但作为一门专业的话,其内涵和外延还要进一步拓宽。”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副校长何少庆认为,“目前高校开设直播课程仍在探索阶段,在师资培养、课程体系等方面还存在瓶颈。如果作为职业教育来说,需要研究专门的培养标准和规范的课程体系设置。”

  今年5月,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开发了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考核规范标准与题库,通过考核者,可获当地人社部门颁发的“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随着直播电商行业的规范化发展,相信官方颁发的职业能力认定证书,会给就业带来很大帮助。”宋兵说。

  
编辑: 童晓
网站简介   |   义乌宣传片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诚聘英才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金华中国义乌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57985516611 Copyright ©  www.zgyww.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批准文号:浙网信办[2015]12号   浙ICP备15020224号 中国义乌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