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义乌网>义乌新闻>社会 正文

樊应堂:爱上救援的绳索达人

发布时间: 2021-04-07 09:21:25 来源: 中国义乌网·义乌商报 作者: 吴雯
扫一扫加中国义乌网为好友

先锋攀爬温州永嘉空岩顶。

樊应堂(右一)为消防队员做绳索救援培训。

和伙伴们一起攀爬永嘉百两岩悬崖上的山洞。

为同行的伙伴做保护。

樊应堂参与了CRAR第64期绳索技术救援培训。

  中国义乌网4月7日讯(义乌商报记者 吴雯)近来热播的电视剧《你是我的城池营垒》,将特警的紧急救援工作推到了众人面前。其中的高空绳索救援更是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义乌的户外运动圈内,也有这样一位绳索达人。他的网名“猎人”,早已在圈内如雷贯耳,而他的真名樊应堂却少有人知。

  这位运动达人,不仅在绳索中收获了快乐,还让自己的人生更加充盈——参加义乌紧急救援队,热心公益救援;为消防队员上课,传授绳索技术要诀。

  前不久,笔者约他见面。这位皮肤黝黑、52岁的中年男子,起初落座时还有些腼腆。当聊起从事这项运动的初衷时,他仿佛又回到了当年着迷的那一刻……

  第一次速降就被误认为老手

  家住江东街道樊村的樊应堂,生活条件优渥,尽管如此他总觉得平淡的生活中少了些什么。2014年的一天,村里有人说晚上看电视,中央电视台有一档介绍攀岩的节目,其中有记者体验绳索攀岩,看上去很有意思很刺激。这一番详细的描述,让樊应堂心里痒痒的,他立马上网查找了相关装备资料。经过多方了解,他终于在网上看中了一个装备卖家,一打电话才知道厂家就在义乌的阳光大道边。

  当时,卖家的技术员用绳索上去下来为他演示了一个来回。“看完之后,我跃跃欲试,让技术员不要出声,只在做错的时候提醒一下。我照着他的样子也爬了一个来回就回家了。之后,我天天在黎明湖小学附近西陈一个30米高的崖壁上练习。”樊应堂说。

  说起自己第一次绳索速降的经历,樊应堂记忆犹新,“那是我第一次去西陈崖壁练习,之前从来没速降过。当时是跟一位义乌户外界的前辈于承萍去练,是六七个人一起去的。我走到悬崖口上,一张望根本不敢下。心想:这么高!绳子一断必死无疑。”紧张归紧张,但于承萍指导别人的话,樊应堂都在一旁一一记下了。两三个人速降下崖之后,他的胆子逐渐大了起来,主动提出要试一下。作为一个速降新手,当时他对绳子能承重多少都不清楚,头皮不免一阵发麻。“神奇的是,当下降一两米后那种焦虑的紧张感就凭空消失了,整个人都沉浸在速降的快感中。”樊应堂说。

  第一次速降就操作得很好,让带队的于承萍以为他曾经速降过,这给了樊应堂莫大的鼓励。

  在之后的学习中,他了解到一般攀岩用的绳索都是10—10.5毫米,如同手指粗细,承重力是24千牛也就是2.4吨。现下,如同筷子粗细的大力马材质的绳子也能承重2.5吨左右。因此,只要正确使用,攀岩中的安全是完全可以保证的。

  爱上绳索运动的樊应堂,特别重视学习观摩,参加各地的绳索交流会,技术提高得特别快。一年温州雁荡山有个绳索比赛,他报名去观摩。“就一句话的工夫,一位参赛人员就爬到了离地5米高的地方。这就是‘从绳子上跑上去’的脚升技术。”他回忆,“当时我就把他的技术记下来了。回家就去买脚升,买了之后就开始练。”

  学会了脚升的运用,樊应堂的绳索技术更上一层楼,“之后就可以如履平地地向上跑了。有了这样的跑绳技术,很多人都来向我请教,我都会教给他们。”

  涉及安全脾气出名的“臭”

  如今,樊应堂已成了绳索圈中的技术性领军人物。但只要回想起自己第一次速降时竟然对绳索运动的安全性一无所知,就觉得一阵后怕。这也使得他格外关注绳索安全方面的事宜,对同行小伙伴的安全把控也格外严厉。如果看到有人准备工作没做好,就会毫不留情地开骂。于是,他的“臭”脾气也在圈中出了名。

  “现在一些玩户外绳索的人,站在悬崖边,只要抓着绳子就觉得很安全,安全意识还很薄弱。”樊应堂说,经常会看到一些圈内的同行玩的时候操作不规范,只将一个胸升挂在绳子上。胸升、手升的承重是450—600公斤,弄不好可以将绳皮撕掉,是十分危险的。

  一次,一个叫周周的女孩去挑战速降时,下降器没装对,被眼尖的樊应堂发现了,于是不留情面地狠狠训了她一顿。“很多人不理解,我为什么在安全问题上这么凶。因为一旦发生危险可能就是无法挽回的。安全带系在身上,我们人体腰的瞬间极限承受力是12千牛,也就是1.2吨,超过就是致命的。”樊应堂说,也就是因为他的严谨,每次只要他去布绳做保护,同行的人就很放心。

  “做公益救援让我很快乐”

  因为户外运动经验丰富,有着良好的体能和方向感,再加上过硬的绳索技术,2015年,热心公益的樊应堂参加了义乌救援队。至今,他还对其中的两次救援印象深刻:2015年11月,丽水市莲都区雅溪镇里东村发生的山体滑坡事故救援;2016年2月,搜寻浦江三名失踪儿童。

  “当时去了丽水两趟,搜救被困人员。在里东村,曾经连续四十八小时没合眼。一天只能休息三四个小时,身上的衣服没有一处是干的,穿着高筒的雨鞋,水一下子就漫进鞋里。”樊应堂对当时的一些细节记忆犹新,“去浦江搜救三个小孩都是自费的,根本顾不得日常工作。就是这样,我心里还是挺乐意的,毕竟是在做公益嘛!”

  公益救援行动让樊应堂的生活更加充实,也激发了他学习绳索救援的兴趣。在他看来,学会绳索救援事半功倍。“比如顶楼着火了,当云梯车进不去时,绳索救援会更快。如果是相当于四层楼高的高空救援,可以用专业的装备抛头弹将绳索抛上去,15分钟就可以将人救下来了。”

  2016年,为了掌握大型救援技术,樊应堂自费8000多元去学习了CRAR绳索技术救援体系课程。“当时是在丽水接受CRAR培训,每天天不亮就起床开始练习。早训一个小时后吃饭,之后除了吃饭、午休全都是练习,一直到晩上还要加练两个小时,风雨无阻。就这样练习了半个月。”在他看来训练学习的效果还是挺不错的,安全意识更强了,专业分工、团队救援更为顺畅。模拟孤岛救援,最快6分钟就可以完成。

  第一次培训结束之后,樊应堂获得了一个CRAR绳索技术救援的高级证书。但他怕学习的内容总是用不上很快就会忘记,所以一直保持学习的状态,只要听说CRAR在哪里开班,他就赶到哪里继续学习。丽水的教练看他技术好还那么好学,于是建议他学个教练证。起初,他觉得救援教练老是要训人太得罪人了,不太乐意。后来,教练对他做了1个多小时的思想工作,他才同意。2017年,樊应堂考出了教练证。2019年,他在乐清举办的全国绳索救援比赛中荣获第二名。同年,在浙江陆搜基地组织的搜救比赛中,他所在的团队拿到了绳索团队救援第二名的好成绩。

  正是有着这样过硬的绳索救援技术,如今,许多专业的救援机构都找到樊应堂做救援培训。2020年12月初,他为来自浙江各地的31名消防员进行了培训,其中有3名义乌的消防员。经过培训的人员在四川峨眉山的一次救援行动中表现出色,将被困人员成功解救出来。

  即便是通过自费学习掌握了过硬的绳索技术,樊应堂也从不藏着掖着,但凡有人向他请教关于绳索技术的问题,他都乐于分享,并自发组织公益学习活动。2018年,樊应堂组织了一次速降和高楼逃生公益培训,当场教了几个绳结的系法和速降方法。

  “做公益、教别人一些自救技能,认识的朋友会越来越多,这让我很快乐很有价值感。”在采访接近尾声时,樊应堂带着愉快满足的表情说。

  
编辑: 童晓
网站简介   |   义乌宣传片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诚聘英才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金华中国义乌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57985516611 Copyright ©  www.zgyww.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批准文号:浙网信办[2015]12号   浙ICP备15020224号 中国义乌网  版权所有

浙公网安备 330782020013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