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 中国义乌网>义乌新闻>社会 正文

选择“动嘴”“跑腿”“用脑”的多了 95后:我的职场,我做主

发布时间: 2019-06-13 09:51:38 来源: 浙中新报 作者: 周律江
扫一扫加中国义乌网为好友

  今年的高考刚落下帷幕,在“准大学生”期待着何时能收到心仪院校入学通知书的同时,处于毕业季的大学生和未能进入大学校园的年轻人,正忙着定位自己的职场方向。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相比以前,近几年进入职场的年轻求职者,尤其是95后,不再像父辈那样倾向于“靠手”(进工厂)吃饭。出于追求自由、拼命赚钱、自由职业等方面的考虑,他们倾向于选择“动嘴”“跑腿”“用脑”的岗位,作为开启个人“职场副本”的技能试金石。在新的职场环境下,被人力资源行业称为“小蜜蜂”的群体应运而生。

  “‘小蜜蜂’大多活跃在第三产业相关的岗位上。这些岗位通常具有工作周期短、就业灵活、按时计薪等特点。”义乌人力资源资深人士介绍,随着暑假将要来临,兼职学子也将成为“小蜜蜂”群体的其中一员。

  追求自由:

  凭“动嘴”解决生计问题

  “我们公司本周六有一场招聘会,邀请你来参加……”

  “请问本周六有空吗?如果方便的话,想请你参加周六的招聘会……”

  “你上次递交的电子简历,人力资源部已查收。现在,通知你本周六来招聘会现场办理招聘手续……”

  ……

  昨天,在义乌一家人才中介机构,话务员郑晓按照拿到的名单,逐个邀约对方前来参会。

  一上午的时间,她打了40多个电话。打通电话的人里面,有些非常明确地答应来参会;有些委婉地拒绝了邀请;有些在详细询问招聘会流程后,表示到时候再说。如果名单中的人有一大半能够参会,她当天的工作可以拿到数十元奖金。

  “公司给出的底薪是每天120元,工作时间是上午9点到下午5点半。”郑晓说,电话邀约目标的到场参会率越高,公司另外给的奖金就越高。

  老家在湖南岳阳的郑晓,是义乌一家金融公司雇用的临时话务员中的一员。按照公司安排,她和另外两个年轻人一起,被分配到与公司有合作关系的人才中介机构来执行话务工作。昨天是她来这里上班的第五天。

  2017年,郑晓从湖南一所高职院校的电子商务专业毕业后,和同学一起来义乌求职。这里数量众多的电商公司,给了她很大的选择空间。不过,在先后入职的三家公司,她最长的一次也只待了不到四个月。

  “主要是适应不了加班再加班、岗位职责也不明确的工作环境。”她坦言,或许是自己对义乌还不是很了解,再加上个人技能有所欠缺,所以没能应聘到规模较大、制度较为健全的电商企业工作。但是,就她待过的几家公司来说,连双休日都要加班加点地上班,让她身心俱疲。

  去年下半年,郑晓通过微信朋友圈,看到有人转发话务员临时岗位的招聘信息。她自认为声线还算优美、普通话也挺标准,于是试着前去应聘。最终,她和另一个女孩在10多名应聘者中被“东家”选中。随后,她多次受雇于房产、商超、会展等公司,从事话务员工作。视“东家”具体要求不同,她有时候只需要连续工作两三天,有时候则要工作两周。在薪酬方面,话务员的基本收入在每天110~150元不等,佣金提成和奖金就要看个人运气了。

  “一开始应聘话务员,主要是为了解决暂时的生计问题。后来做得多了,感觉这份工作还是挺自由的,每天的工作时间比较固定。做完一单以后可以选择休息几天,再自行选择什么时候接下一单,都不用考虑双休日的问题。”郑晓说,比较顺利的时候,一个月的底薪加奖金有4000多元,养活自己不成问题。

  按照她的计划,接下去仍会关注义乌的电商行业,等机会合适重新进入这一行。“自己学的专业如果就这么丢了,感觉很可惜。而且,这段时间也在不断说服自己,想在自由和有上升空间的职业之间寻找一个相对较好的平衡点。‘小蜜蜂’式地打临工,毕竟不是长久之计。”她说。

  义乌人力资源资深从业者黄强介绍,目前,可以凭借“动嘴”吃饭的工作不在少数。除了话务员以外,还有街头促销、传单散发、兼职销售、业务推广等岗位。这些工作没有过高的就业门槛,整体工作周期也比较短,适合追求工作自由度和锻炼口才的年轻求职者。

  拼命赚钱:

  勤“跑腿”提升生活水平

  早上6点起床,接单、送单。上午休息两个小时,在10点到下午1点半之间再次接单、送单。下午休息三个小时,在4点半到7点半之间继续接单、送单。休息三个小时后,在晚上10点半到第二天凌晨1点半之间,完成当天最后一个阶段的送餐工作——这是张达明(化名)的美团“跑腿”工作时间表。与辛苦工作相对应的,是其平均接近8000元的月收入。

  作为一名21岁的年轻人,张达明拼命赚钱的劲头远超大多数同龄人。来自贵州安顺的他,是家里的老二,上面有一个已经嫁人的姐姐,下面有一个读高中的弟弟。

  “出来打工,就为了多赚点钱,不拼命怎么行?”在他看来,自己没能考上大学,也没有学到一技之长,只能凭借年轻、体力好去赚点辛苦钱。按老家的生活水平,他每个月给家里寄去一半的收入,就能很好地帮父母和小弟解决一些生活上的困难。有时候,还会接济一下家境同样不太好的姐夫和姐姐,给今年四岁的外甥买些新衣服和好吃的。这是他现在最大的幸福。

  在做“跑腿”工作之前,张达明曾和老乡去过几家工厂当普工,比如电器装配员、配货打包员等。一开始,厂家承诺一个月可以休息四天,每天工作不超过10个小时,但实际情况是,每天工作时间基本上在12小时左右,说好的休息日经常性要求加班。原因是流水线生产环节稍一拖延,就会放慢下一道工序的生产时长,工人们只能通过加班来达到老板预定的完工期。工作期间,他有时候上个厕所都要连奔带跑。

  “在工厂做普工也很辛苦,但拿到的月工资最多6000元左右。去年,在朋友的建议下,买了一辆电动机,转行当起了美团骑手。”张达明说,摸索了几天手机导航地图的应用方法,以及区域内各家餐饮企业的大致分布情况,他很快就适应了“跑腿”工作。

  因为腿脚勤快、性格开朗、为人和善,张达明送单时很少遭遇差评和投诉。他说,做这一行之前,就有了受气的准备。有时候商家生意比较好,不能及时交单,或者路上比较堵,甚至送错单,难免会让顾客不满。遇到这种情况,多向顾客陪笑脸、解释一下原因,大多数人会表示理解。

  除了收入比较高,“跑腿”工作吸引张达明的另一个地方,是碎片化的自由时间比较多。心情不好的时候,他会给自己放一天假,或是在休息时间去看场电影,要么抽空和父母打电话聊聊家常。

  对于今后的生活,他打算先努力赚点钱,然后回老家和父母开一间小超市。假如一切顺利,他还打算让姐姐辞去在工厂的工作,来帮他一起做小生意。

  据义乌人力资源从业人士介绍,受第三产业转战互联网平台影响,近几年活跃在义乌的年轻求职者,有不少人退出了普工岗位的求职序列,转而在外卖、快递等“跑腿”岗位就业。

  年初,美团点评研究院发布的《2018年外卖骑手群体研究报告》显示:上班时间灵活、收入有保障、时间自由,是年轻人选择做骑手的重要原因;75%的骑手来自农村地区;31%的骑手来自去产能行业的产业工人;自营骑手的收入较为可观,收入大多在6000~8000元;从学历来看,高中及以上学历的比例为66%,其中大学生比例为16%。

  自由职业:

  靠“用脑”撑起悠闲生活

  承接各类网店美工、图片处理,兼职网店网络技术服务和维护——在蒋小文的个人微信签名栏和朋友圈里,他不定期地刷新自己的业务范围。

  “相比朝九晚五的工作,更喜欢现在‘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工作状态。”在蒋小文看来,“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是传统渔民正确的渔业操作方式,只不过后来被人们习惯性地带入了贬义。

  老家在郑州、毕业于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95后蒋小文,没有像同学一样去应聘正儿八经的互联网公司,而是选择了做一名自由职业人。

  “有的业务来自金华地区,有的来自杭州,还有部分来自上海、南京和苏州等地。整体来说,接单范围涵盖了长三角区域。和网站美工、图片处理有关的业务,多数可以通过网络完成。”蒋小文介绍,他的同学圈、朋友圈人脉比较给力,经常会介绍业务给他。因为技术不错,这两年他的业务数量有明显提升,平均每周可以接到一两个单子。视难易度不同,每单收入在数百至数千元不等。

  赶活的时候努力加班几天,不赶活的时候外出旅游,或是参加户外活动,蒋小文很喜欢现在的工作状态。“没有老板或上司在你身后盯着你,不停地追问工作进度,也不用和同事勾心斗角,看人家脸色行事。只要认真做好每一份业务订单,靠自己的能力就有饭吃,这不是很好吗?”

  在他的同学中,不少人已经身处让外人感到眼热的岗位:收入高、待遇好,时不时公费出差兼旅游。然而,他们经常向蒋小文“吐槽”,称自己“表面风光,工作累如牛,没时间顾及家庭”。

  对此,蒋小文开启了“群嘲”模式:“现在多数年轻人所在的家庭,已经基本告别了追求温饱的阶段,尤其是大学毕业生,越来越多的人希望从事自己喜欢并且张驰有度的工作。认同‘996’(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每周工作6天)的人,要么是既得利益群体,要么就是老板。如果有可能,相信大多数老板更愿意推广‘247’(一天24小时,一周7天不间断工作)制度。暂且不论它们是否违返劳动法,仅仅从个人的生活角度来看,这类工作制度就不可能广而推之。”

  目前,蒋小文的朋友圈中,有的是媒体自由撰稿人,给不同的“东家”写各类推广文章;有的是网络自由翻译,帮企业翻译各种国外产品说明;有的是影视自由制作员,提供短视频技术支持或制作服务……在他看来,作为依靠“用脑”谋生的自由职业者,需要关注的是不断提升职业技能,才能让自己的生活更悠闲。

  业内分析:

  第三产业结构多元化撬动多元就业

  把时间退回20年前,“工作”的概念在多数人看来是这样的:年轻人要么顶父辈的岗位去上班,要么找一家待遇比较稳定的国有企业去上班;打工族基本上前往各大沿海城市,去制造业工厂的流水线上打工,或是去各个工地干体力活……如果挑剔工作环境、追求弹性工作制、不要加班、做自由职业者,那就是典型的不务正业。

  在20年后的当下,互联网平台及相关信息传播带来的冲击,正影响着年轻求职者的择业观念:想要高收入,也要“高大上”的工作环境;想要高福利,也要弹性工作时间;想要带薪假期,也要享受国家法定节假日……

  “如果有‘鱼与熊掌兼得’的岗位,请给我先来一打。”义乌搜才网客户经理潘美珍表示,就近几年高校毕业生及职场新人的择业情况来看,想要就业不难,难的是部分年轻求职者对工作越来越挑剔。但整体来看,脚踏实地选择力所能及工作的年轻人并不少,“小蜜蜂”群体的慢慢扩大,已经从侧面说明了这一点。

  潘美珍分析,互联网的发展使第三产业的职业结构得到多元化发展,不论是“动嘴”“跑腿”的工作,还是“用脑”的自由职业,基本上是近20年逐渐发展起来的“新兴”岗位,其招聘、就业的方式有明显变化,比如话务员,用工方在微信朋友圈或微信群里发一条信息,不用几分钟就能招到所需的短期雇员;求职者也一样,今天刷新几个微信群信息,就有很大概率找到明天想去工作的岗位。“工期短、结薪快、选择广”的服务型岗位,既满足了“小蜜蜂”体验不同行业的需求,也为他们解决短期生计问题提供了一定程度的保障。

  “年轻求职者脱离‘靠手’吃饭,在未来或许会成为一种趋势。”黄强认为,特别是95后大学生群体,他们的眼界、思维、技能超越父辈很多,看待工作的角度自然会有所不同。不过,不论从事何种职业,他们能够在进入职场之初懂得“先就业,再择业”,就应该给予鼓励。

  
编辑: 童晓
网站简介   |   义乌宣传片   |   版权声明   |   广告刊登   |   诚聘英才   |   技术支持   |   联系我们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自律管理承诺书 金华中国义乌网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举报电话:057985516611 Copyright ©  www.zgyww.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批准文号:浙网信办[2015]12号   浙ICP备15020224号 中国义乌网  版权所有